评论:艺术品金融风光不再

发布时间:2014/07/31  来源:中新网  作者:Lu2011   浏览:

艺术品基金、艺术品信托、艺术品抵押、艺术品按揭、艺术市场指数以及文化产权交易所……曾经方兴未艾、吸引眼球的艺术金融衍生品,似乎在高调出现、大红大紫过后,陷入了“瓶颈期”。

艺术与金融,这两个曾经看似毫不相关,如今却因各种衍生品的存在而紧密相连的领域,未来将会何去何从,目前,正因一系列政策新规和市场变化的出现吸引着投资者忐忑的关注。

艺术品私募基金首次被纳入管理新规

7月11日,中国证监会就《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暂行办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曾表示,《证券投资基金法》将非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纳入调整范围,并授权证监会制定相关业务规范。《暂行办法》在适用范围上有所调整,体现了按照功能监管的原则。

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暂行办法》显示,私募证券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以及市场上以期货、期权、艺术品、红酒等为投资对象的其他种类私募基金均纳入调整范围。这也就是说,向来处于监管之外的艺术品投资也将被纳入此次私募基金的调整范围。

业内人士表示,《暂行办法》不仅明确表示对设立私募基金管理机构和发行不设行政审批,更细化了投资者的投资资质。文件从程序上简化了基金的设立,并且明确提出投资人应具备相应的风险识别能力和风险承担能力,是官方鼓励发展艺术品私募基金的信号。

事实上,通过私募形式投资艺术品的案例并不少见,但由于长期以来没有相关的监管细则,这一领域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例如,市场上比较常见的中国书画私募基金操作形式,就是在操盘手本人对中国书画行业较为了解的基础上,自己投入一部分资金后,在小范围内的圈子中再次募集资金,然后通过艺术品拍卖的形式赚取投资差额,再将差额收益当做红利分给每个投资人。

然而,长期以来,国内的基金和信托法律条文里,都未曾把艺术品这类资产归纳进去,从而造成了投资人权益难以得到保障。“因此,把艺术品私募基金纳入监管范围,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这类产品的道德风险,更有利于未来发展。”业内分析人士表示。此外,由此可见,新规的出台也在一定程度上预示着艺术品私募的转正。在监管部门新规下,基金成立不再沿用审核制而改为备案制,这样基金成立就更为简单,更适合艺术品投资这样小众的投资标的。

此外,虽然基金审批制对基金产品监管更为严格,但在实际操作层面,由于艺术品私募的投资者圈子小、操作简单、资金流动灵活,因此,很少有到监管部门报备的。然而,今后,艺术品基金将转为备案制,报备更为简便,报备后的产品也更能获得投资者的信任,相信今后相关产品必然更加规范、有序。上述分析人士表示:“此番新规的出台,事实上有利于艺术品基金的监管。”但“相关规定刚刚出台,试行规范仍需较长的时间过程,对艺术品投资应该避免跟风,如果从自身爱好出发,或许能有意料之外的收获。”

从香饽饽到烫手山芋艺术品信托风光不再

艺术品私募基金报备简单,更适合“圈子”小、资金流动灵活等艺术品投资的特点。而与艺术品私募基金相比,今年以来,艺术品信托产品的发行数量几乎为零,而且还要面对50亿左右的兑付压力。可以说,曾经风光一时的艺术品信托已被打入“冷宫”。

屈指算来,2009年以前,艺术基金以银行及私募基金为主,而2011年政府开始严格控制房地产贷款额度时,房地产和艺术品信托基金才开始大行其道。而这一年涌现的艺术品基金,其实大部分都是以信托方式进入市场的。而从艺术品基金开始兴起的2007年到2011年的鼎盛期,全国发行了至少50支艺术品基金,规模激增至50亿元上下,一些产品曾允诺10%至12%的收益率,远高于当时行业平均水平,一度令投资者趋之若鹜。

但好景不长,由于2012年艺术品市场开始全面回调,拍卖市场下滑走势明显,市场低迷。再加上“国38号文”对文交所的调控不但对艺术品信托产生冲击,更是从侧面挤压了原本就少的退出渠道,以及2012年下半年的“查税风波”也让艺术品市场一路跌跌撞撞,直接打击了艺术品信托的热情。因此,从那时开始,艺术品信托无论是参与的机构,还是发行产品的数量及规模,都开始呈现明显的萎靡之势。

其实早在2012年初,很多业内人士就已经表示,艺术品信托一直都不是信托行业中的主流产品,从诞生到火爆只用了三四年的时间,产品数量在2011年之前几乎一直处于个位数,国内运作这类产品的经验不足,更为风险的发生埋下隐患。正如当时投资者所担心的,在2012年秋天之后,艺术品市场一改繁荣景象,突然掉头直下,在2013年至少30多亿元的艺术品信托产品面临到期兑付,最后虽然通过刚性兑付或延期兑付化解了危机,但投资人和机构的热情已经遭到了很大的打击。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艺术品信托的发行数量几乎为零。艺术品信托在艺术金融领域所占比例越来越小。“艺术品基金多倾向于做私募,而不是信托,信托发行成本比较高,最后体现在收益的压力上,要持续不断地给投资人合理的回报。”上海鼎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委员会主席陈波认为,艺术品基金其实需要很长时间、需要沉淀、需要大量的增值服务,私募在募集和发行成本上可能更为合适。

艺术品质押融资

看上去很美

除艺术品信托、艺术品私募基金以外,银行等金融机构对于艺术品市场的“觊觎”从未停止过。近日,随着潍坊银行艺术品仓储库的正式启动使用,首个由银行金融机构投资建设的艺术品仓储库落户山东。据媒体报道称,不同于以往大多数金融机构仅以艺术金融产品介入艺术,银行的角色逐渐从“幕后”走到“台前”,深度介入艺术产业链。据潍坊银行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潍坊银行150多平方米的艺术品仓储库共分为库房、鉴定、办公三个功能区,结合银行金库的安全标准和博物馆库房的专业标准设计建造,并与潍坊市博物馆进行合作。

其实,艺术品仓储是潍坊银行艺术品质押业务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质押业务自2009年9月推出,第一笔贷出262万元,到现在已经有1.3亿元的规模。去年开始放量。潍坊银行也在近日成立了文化金融事业部。”潍坊银行董事长史跃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

无独有偶,由长沙银行首创,号称为国内首个艺术品抵押贷款产品———逸品贷也于日前推出。相关报道信息称其开创了绘画艺术品到银行质押贷款融资的先河。据了解,逸品贷是由湖南千年时间当代艺术中心、湖南逸典拍卖公司、湖南银鼎投资担保公司、长沙银行联合推出的新型金融产品。相关宣传资料显示,中国美协理事、湖南省美协常务副主席、湖南省画院院长刘云的艺术作品成为首批进入《逸品贷艺术目录》的艺术品。而进入《逸品贷艺术目录》的作品可作为逸品贷反担保物,向担保公司申请银行担保贷款。

虽然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看起来很美,但有业内人士分析称,由于在鉴定、保管、保值等等艺术品交易中本来就存在的高风险,使得金融机构历来对艺术品金融化的业务比较谨慎,而评估难、变现难五花八门的艺术品金融问题,也往往成为人所诟病的因素。

与此同时,由于艺术品的评判标准问题一直受人质疑,因此,作为一个缺乏统一标准的行业,艺术品市场的判断和评估更多依赖传统的收藏基础,以及古老的收藏理念。艺术品也不同于一般的商品,将其做成金融产品质押融资,其风险也是非常明显的。

此外,艺术金融产品的良莠不齐,也为艺术品金融之路设置了重重障碍,再加上相关保险机构也没有与艺术品金融相配套的财产险业务,来分担抵押物可能出现的意外风险。

因此,尽管各类金融机构一直在努力,但这一困局始终仍未得到妥善解决。目前,对艺术品质押融资等金融化产品比较积极的只有一些中小金融机构,示范作用并不明显,艺术品质押融资业务将会何去何从,仍待市场观察。

监管重拳之后

文交所之路探索依旧

2011年1月,已经挂牌近两年的天津文交所开始推出国内首份艺术品份额产品,并使之上线交易。这种被业内称为“艺术品股票”的产品,一经出现,便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创新的艺术金融交易模式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在短短半年的时间内,天津文交所开户量超过5万人,而其最初的两个份额产品《黄河咆啸》和《燕塞秋》也不负期待,在上市初期创下了30个交易日上涨1600%的暴涨纪录,赚足了眼球。这只是一个缩影。此后,文交所在各地筹备并接连成立,并纷纷开启艺术品份额交易市场。据不完全统计,2011年全国筹备及开业的文交所超过40家,而由于极大的不确定性,文交所在之后的发展中,被形容为“击鼓传花的金钱游戏”。

与此同时,艺术品份额交易当时也在市场的争论中玩起了“过山车”。时而高开高走迅速涨停,时而低开低走大幅跳水,震荡不断。虽然采取了暂停开户、暂停发售、大幅修订交易规则、设定竞价范围、增加特殊处理制度等等限制规则,但于事无补。随着时间的进展,文交所中,艺术品份额交易跌跌不休的状况变得愈演愈烈。

此后,负面消息不断。深圳文交所出现了因艺术品权益份额交易存在问题停牌180天的情况;郑州文交所则因其公布的《王铎诗稿》、《全辽图》涉嫌违法从事文物经营活动,被国家文物局要求河南省文物局予以调查;而汉唐文交所则不得不面对由投资者组成艺民维权联盟,解决诸多质疑……

仅仅十个月后,2011年11月开始,《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加强文化产权交易和艺术品交易管理的意见》(中宣发[2011]49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2012]37号)等监管重拳先后下发,对交易所清理整顿作出规范。

此后,全国文交所开始相继退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并在统一的清理整顿之中,一片沉寂。据观察,自2014年初开始,文交所又开始逐渐低调重回到公众视野,但其劲头早已不如往昔。

目前,据不完全统计,文交所转型趋势十分明显。除天津文交所官方网站显示,其此前发行上市的艺术品份额仍在交易中,但是交易量相比此前已经大幅萎缩之外,全国文交所都相继退出艺术品份额化交易并转型邮票、钱币的投资、版权交易以及其他业务。其中,上海文交所与深圳文交所签订战略合作伙伴协议,开始在服务中央文化企业国有产权交易、文化版权交易和文化产业投融资服务等方面联手促进发展。

与此同时,成都文化产权交易所则推出“文交所+电商”的新模式,其艺术品网上交易平台正式上线。而湖南文交所则在业务上做出创新尝试,推出《魅力湘西》门票收益权项目以及在文化消费品上推出实物产权版块。

屈指算来,距离国家相关部门发文对“艺术品份额化交易”进行整顿已经有近3年时间,目前国内文交所相继退出该交易,而由于天津市关于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工作的方案仍不明确,所以这一交易模式如何收场目前依旧成谜。

而艺术与金融的联姻,也在一次又一次舆论的风口浪尖上,获得投资人的关注与思索,艺术品的魅力,让金融机构难以割舍,而艺术市场的谜境,又让金融机构谨慎异常。

博弈之间,是艺术与金融天然属性的试探与相融,但结果如何,仍需漫长时日以观。(人民政协报)

 

习近平在首届进博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 习近平在首届进博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 福建省电机电器行业协会祝大家节日快乐 万事如意 福建省电机电器行业协会祝大家节日快乐 万事如意
网站指南 | 网站维护 | 访问统计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法律声明
闽ICP备10206323号 福建省电机电器行业协会主办 @版权所有 2010-2013
建议使用IE7.0以上浏览器 电话:0591-63216616 15715901366 E-mail:fmeeia@qq.com 传真:0591-62712886